王建:温总理讲话为明年政策定基调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08日

       在经济增速放缓的背景下, 温家宝总理近日提出适时适度预调微调经济政策。市场对此反应强烈, 并开始期待更多。同时, 有媒体注意到, 日前,

国家发改委经济改革司有关负责人表示, 有条件的乡镇要“升级”为中小城市。至于未来的经济格局和政策变化, 最新的猜测已经开始浮出水面。 《华夏时报》记者10月26日特邀中国宏观经济学会秘书长王健先生发表看法。乡镇“升级”与否, 国家发改委尚未定调 《华夏时报》:国家发改委经济改革司相关负责人近日表示, 沿海地区符合条件的乡镇, 向中小城市“升级”。这种政策趋势是否与当前的经济趋势有关?王健:我认为这与当前经济形势的变化没有直接关系, 因为这是社会各界长期关注的问题。改革开放30多年, 只进行工业化, 城镇化明显滞后。尽管早就提出将那些已经具备条件的乡镇变成城市, 但沿海地区不分城乡的空间结构却保持了30年。因此, 这个问题可能没有针对性地与当前的经济增长模式相关联。发改委各司局在有关问题上可能意见不一。当领导还没有定好基调的时候, 大家说的都是有道理的。 《华夏时报》:客观上, 如果一些乡镇“升级”为中小城市, 有没有办法拉动经济增长?一定的效果?王健:我一直主张, 如果要城镇化, 那就是超城镇化。如果中国继续追求小城镇化, 成本太高。本来可以利用的土地空间并不多, 建设一个小城市是对土地资源的巨大浪费。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 尽可能多地发展大城市是正确的选择。 《华夏时报》:你过去也指出, 城市化不仅仅是一个经济问题。如果社会治理跟不上, 城市化进程就会受阻, 对吧?王健:无论走大城市发展道路,

还是推进中小城市建设, 都存在如何解决农民工地位变化等所谓社会治理问题。进入城市的门槛。但是, 这与经济发展的问题不同。直接指向如何解决经济发展的问题。 《华夏时报》:虽然战略方向是正确的, 但如何规避运营路径上的一些风险?王健:所谓的风险, 可能主要来自于城镇化实施时, 没有好的规划, 人们往往以城镇化的名义蜂拥而至或征地。这不是真正的城市化, 而是伪城市化。动机并不是真正促进城市化。不真正转型是最大的现实问题 《华夏时报》:城镇化进程能否催生更好的社会治理模式?王健:我们的出发点是建立合理的社会模式还是合理的发展模式?现在我们面临一个非常具体的问题, 就是我们现在没有需求, 经济增长缺乏动力。没有城市化, 经济发展的道路会越来越窄。 “十二五”规划提出的一个大问题是, 如何从关注外需转向关注内需, 这比所谓建立合理的社会治理结构要现实得多。今年第三季度经济增长数据已经出炉。如果扣除出口价格指数,

实际出口增速仅为8.7%。这是自2007年以来, 实际出口增速首次低于GDP增速。 2007年中国进出口经济增速为7.5%, 当时经济增速超过14%;今年前9个月, 进出口增速回落至2.2%, 经济增速为9.1%。显然, 相比之下, 经济增速下降了5个百分点, 进出口也下降了5个百分点。那么, 未来的增长取决于什么?力量从何而来?继续依赖出口增长已不可持续, 其结果必然是经济增长迅速下滑。是现在追求合理的社会治理结构更现实, 还是在发展方面快速解决由外需向内需转变的问题更紧迫?中国正面临着非常严重的生产过剩。这种盈余过去是通过全球化解决的。现在没有这样的解决机制。
       这是最现实的问题。值得注意的是, 今年8月以来, 钢材价格一直在下跌, 现在已经转为暴跌。钢材价格在一周内下跌了5%, 这个数字不小。由于产能不断释放, 一方面市场需求受到抑制, 另一方面产能不断增加。现在中国的炼钢能力已经达到8亿吨, 但炼钢能力还在上升。怎么了?不得不?不是压制市场需求吗?现在的问题是, 在新的全球化被次贷危机打断后, 中国应该如何转向新的发展模式。不转会死, 但基本没有转。这是我们现在最大的问题。
       明年政策基调或有新变化 《华夏时报》:您如何看待宏观背景下的发展趋势?王健:从6月份开始, 价格连续下跌, 让人感觉价格问题有所缓解, 政策可能会松动。大家都希望松动, 希望价格尽快回落。这种感觉是可以理解和正常的。但实际情况未必真的很好, 还得继续观察。有几个因素需要分析。今年前三季度, 农产品价格一直在上涨, 最近才有所回落。而一些推动价格上涨的因素并没有完全消失。虽然猪肉价格有所下降, 但大米和面粉的价格仍在上涨。前段时间输入性通胀压力有所缓解, 但近期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再度上涨。因此, 现在还不是下结论的时候。
       到 11 月, 价格可能会再次上涨。驱动因素仍然是食品价格。食品价格已经积累了很多上涨的因素。去年食品价格下跌趋势在去年11月戛然而止后, 继续大幅上涨。 11月是秋粮集中上市的时期。此时, 农产品价格中可能积累的因素将再次集中释放。比如去年, 很多人说房价的高峰在七八月份。我说这不是真的。 11月可能突破五。结果是五个。那么, 让我们来看看秋粮上市后的情况。 《华夏时报》:您如何看待温总理近期提出的适时预调微调经济政策与宏观背景的关系?王健:中央应该已经感觉到经济有降温的趋势, 所以确实有点担心。这其实是政策调整的信号。所谓适时适度的预调微调, 表明由于即将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确定明年经济工作的基调, 明年的从紧政策可能难以延续。我一直在说, 当前通胀的本质不是钱太多的原因, 而是其他原因, 其收紧的结果只能收紧经济。从目前的情况来看, 确实如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价格并没有下跌太多。明年政策可能会有较大调整。因此, 温总理最近的政策声明应该为即将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铺平道路。明年政策基调可能会发生变化。国际风越来越凉 《华夏时报》:这种政策变化现在似乎有一个很明显的特点?王健:国际经济形势的新变化, 足以让决策者重新思考他们现在面临的问题。如果明年国际经济形势更加严峻, 明年出口只增长几个百分点怎么办?国际风越来越冷。这不是关起门来拧紧门就能解决的问题。毕竟增长很大一部分来自出口, 所以政策调整的可能性很大。 《华夏时报》:对于中长期趋势, 你是怎么做的?基本判断是什么?王健:我还是坚持原来的判断, 就是开始下行期。今年经济增长9%, 明年增长8%, 后年可能增长7%。 《华夏时报》:欧债和美债未来会怎样演变?王健:无论是欧债还是美债, 这一次都很难走出危机。因此, 经济将继续萎缩, 这将直接导致中国出口的收缩。地方政府自发债券需谨慎 《华夏时报》:中国所谓的地方债问题有问题吗?王健:中国地方债务如何处理是个问题。我们现在主要担心的是是否会出现债务违约。明年将是地方债务偿还的高峰期。目前, 地方政府不仅会从股市中获得资金, 还会从房地产中获得资金。如果这两个来源都没有, 道路就会被封锁。估计明年中央对房地产的调控不会放松, 但如果股市没有利好政策, 地方政府就没有办法赚钱了, 真的要死了。原本可以利用当地上市公司的股权来实现偿债。总之, 中央一定要考虑给地方政府一个出口, 这样明年才有可能采取一些有利于股市的政策措施。 《华夏时报》:关于近期中央财政贴息试点, 允许部分地方自行发行债券, 您如何看待这一政策?王健:这种做法有点冒险。我们经历了 1980 年代地方政府放宽国际借贷的时期。最终,

中央政府为他们无法偿还的债务负责。或购买订单。这说明只要允许地方政府借款, 它就敢于借款。每隔几年换届, 当家领导走人, 谁知道谁借的债? 1994年的财政体制改革只着眼于解决财政收入问题, 没有很好地解决财政支出问题, 导致财政收支与地方财政和行政权力不匹配。当地政府买票的情况。现在地方政府没钱了, 说他们没钱也是有道理的。地方政府债券自发试点, 试图解决地方政府资金来源问题, 但太头疼了。既然要改革, 就应该从根本上改革金融体制, 而不是现在的法律改革。这其实是治标不治本, 不是根本解决问题的办法。

返回到上一页>>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9 常州机械制造有限公司 changzhoujixiezhizaoyouxiangongsi (astartadecor.com),All Rights Reserved